《星漢燦爛》原著大結局:程少商暗中保護樓垚,凌不疑舍命救袁慎

程氏是個大家族,祖孫三代算上被趕出家門的,一共20口人。

15年前,天下大亂,程老太讓大兒子程始投軍,立戰功、掙金銀,讓程家從略有余糧的農戶一躍成為了官宦之家。

15年后,程始攜夫人蕭元漪和三個兒子衣錦還鄉,卻痛心地發現自己當年留在家里的幼女程少商被程老太和弟媳葛氏丟在鄉下的農莊里,重病不起。

葛氏葛氏是程始二弟程承的妻子,當年程老太貪圖葛家富有,自作主張就給兒子指了這門婚事。

程承喜愛研讀經學典籍,但幼時家貧無錢供他求學。后來戰亂,有人引薦他到白鹿山去隨桑老先生讀書,但此時程始已從軍,總得有人照看家小,于是程承自請留下,把機會讓給了三弟程止。

程承沒有想到,他的這個決定卻改變了侄女程少商的一生。

因為沒有了后顧之憂,程始在外奮力拼殺、屢立奇功,程止讀書有成,得皇上嘉獎授官出任,年紀輕輕就有好幾百石的官秩了。程家三個兒媳里面,條件最好的葛氏卻嫁給了兄弟里最沒出息的那一個。

嫉妒心讓葛氏迷了心竅,她為了拆散程始夫婦,趁程老太生病,假借巫士之言,說只有留下龍鳳胎中的一個,程老太才能康復。

彼時,程少宮、程少商兄妹年僅三歲,葛氏算準蕭元漪不會丟下孩子不管,沒想到,蕭元漪心志堅定,寧肯丟下孩子也跟著程始出征了。

蕭元漪葛氏的計劃落了空,便遷怒于年幼的程少商和窩囊的程承。

15年間,葛氏對內辱罵丈夫苛待侄女,對外欺凌部曲壓榨莊戶,可謂心思歹毒,無惡不作。

蕭元漪素聞葛氏惡名,故意在家信中將歸期說遲了半個月,葛氏和程老太來不及遮掩,于是就露了馬腳。

氣憤的程始找到二弟程承,寫了一封休書通知葛太公來程府領人,帶走了葛氏。

數年后,程承曾動過心思想去葛家把前妻接回來,遭到了女兒程姎的強烈反對。

為了感念程承的付出,程始安排他去白鹿山讀書,并請蕭元漪的結義姐妹青蓯夫人一同前往,方便照顧程承的飲食起居。

程承和青蓯夫人日久生情,喜結連理,他們剛從白鹿山回城,青蓯夫人就發現了程姎的異常。

程姎原來,班小侯爺班嘉愛上了程姎,沒想到這門親事卻遭到了兩家長輩的反對。

班家羸弱,正需強有力的妻族扶持,而程姎的父親無權無勢,只是一介白身,是以,班老侯爺暴打了班嘉一頓后,就強壓著班嘉和其他女子定親。

班嘉難以抗拒曾祖父的強勢,哭哭啼啼地定過兩回親,也不知是他命硬還是天意使然,三年中死了兩位未婚妻,還不算指腹為婚卻早逝的那位。

班嘉「克妻」的名聲不脛而走,班老侯爺只能退而求其次向程家提親,這下輪到蕭元漪不愿意了。

程姎雖是葛氏所生,但為人性情溫厚,顧全大局,很得蕭元漪信重和喜愛。

蕭元漪覺得班家門第雖好,但不能拿程姎性命冒險,就對程姎表示此事作罷。 程姎素來乖順聽話,毫不猶豫地點頭同意,卻連著幾夜在被中悶頭痛哭。

萬萋萋 蕭元漪在青蓯夫人的提醒下,察覺了程姎的異樣,一問之下才知,程姎之所以同意蕭元漪回絕親事,是因為心中有愧。

此時的程家,孫子一輩里,老大程詠已經授官,與尹姁娥成婚后就要到青州赴任;老二程頌過繼去了程始的結義兄弟萬松柏家,待娶了萬萋萋就要隨萬松柏行軍打仗。

程姎對程承這樣說道:

「不但阿母不配回程家來,我也不配好好嫁人過日子!只要嫋嫋(程少商)一日沒有安定下來,我就留在程家。阿父什麼也別說,您盡管回白鹿山繼續讀書,有我在家里呢,我會好好看家的!」

蕭元漪知道后,終于點頭應允了班嘉和程姎的婚事,并于一年后給他們舉辦了婚禮。

桑舜華程姎結婚后,程承回到白鹿山繼續苦讀。

白鹿山山主的女兒叫桑舜華,她在嫁給程承的弟弟程止之前,曾與皇甫儀有過一段婚約。

皇甫儀雖父親早亡,但因才具出眾,自小就有宋玉之稱。

少年時,皇甫儀總覺得容貌平凡的桑舜華配不上自己,一心想娶個才貌雙全的美嬌娘。

十七歲那年,皇甫儀的族中叔伯在朝堂上指罵前朝戾帝,一夕之間,皇甫家慘遭滅門,皇甫儀因在白鹿山讀書逃過一劫,之后也只得遠遁他鄉。

桑家人見皇甫儀家世已敗,紛紛勸說桑舜華退婚避災,桑舜華不聽,鐵了心要等皇甫儀回來,一等就是七年。

程止七年的時間里,皇甫儀四海游歷,闖下不小的名頭,他寫信給桑家,說下個月桑老先生大壽之日,自己會捧著金鳳朱袍正門而入,當著滿堂賓客的面提請婚期。

桑舜華滿心歡喜地等著皇甫儀,但皇甫儀因事失約了。

再見面時,桑舜華斷然提出了退婚,并言明一刀兩斷,從此不見。

皇甫儀想不明白,桑舜華能等他七年,為他吃盡苦頭,為何眼見成親在望,卻如此決絕。

是以,雖然桑舜華已與程止成親,并生下1女兒子,皇甫儀還是會因愧疚和不甘心,時不時地托自己的學生袁慎替自己傳話給桑舜華。

袁慎皇甫儀派袁慎傳話,桑舜華就請自己的侄女程少商代為拒絕。

而在此之前,袁慎就已經見過程少商了。

元宵燈會上,袁慎對程少商一見鐘情,心里想著程少商雖看起來犟頭倔腦,但年紀還小,慢慢教導總能成為一位妥帖的宗婦,誰知道,這一猶豫,就讓樓垚捷足先登了。

樓垚是太仆樓經之侄,兗州郡丞樓濟之子。

樓經、樓濟雖為親兄弟,但樓經和妻子為了自己的孩子出人頭地,一直有意阻攔樓濟家的孩子升官發財。

樓垚的大哥樓犇是樓家這輩最出挑的子弟,卻因為樓經一直郁郁不得志。

樓犇心高氣傲,不愿給人做馬前卒,為了立功,設局坑害了縣令。

樓犇自以為行事滴水不漏,卻被太子和凌不疑拿住了證據。

事敗后,樓犇自盡,為了平息眾怒,樓經以「不悌不賢、離間骨肉」的罪名休妻,將樓大夫人遣送回了娘家。

樓犇的遺孀王延姬得知后,派人假扮盜賊,于途中截殺了樓大夫人,之后更是買通樓經身邊的仆人,毒死樓經為丈夫報仇。

王延姬樓經夫婦去世后,王延姬勾結叛賊,偽身他人,企圖刺殺太子,而他們謀事的地點恰好歸樓垚管轄。

樓垚初見程少商時,正和未婚妻何昭君鬧退婚。

何昭君移情別戀后,樓垚歡天喜地地向程少商求婚。誰知程、樓兩家剛舉辦完訂婚宴,就傳來何昭君父親戰死的消息,何將軍臨死前要求女兒嫁給樓垚。

程少商為了大義,主動提出退婚,樓垚與何昭君雖隔閡甚深,但都有意好好做夫妻。

在程少商的心里,樓垚一直是她的「白月光」,退婚后,程少商一直和何昭君保持書信往來,將京城中的消息傳遞給樓垚,以防不測。

樓犇事敗后,也是程少商一直在御前替樓垚說話。在程少商的暗中保護下,樓垚遠離京城是非之地,出京當了縣令。

在任上,樓垚鼓勵農桑,興修水利,與何昭君的感情也愈見深厚。

程少商上午剛與樓垚退婚,下午凌不疑就拉著她請皇上賜婚。

程少商全心全意地相信凌不疑,凌不疑卻在與程少商成婚前三日犯下了滔天大罪,若不是程少商機警主動告發了凌不疑,程家滿門差點性命不保。

事后,凌不疑被罰去戍邊,程少商在和凌不疑退親后,進宮當了女官。

五年后,程少商答應了袁慎的求婚,凌不疑本來抱著祝福的態度,卻在面對程少商時發現自己根本放不了手。

于是,凌不疑跪地求程少商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明白了自己愛的是凌不疑的程少商向袁慎提出了退婚。

退婚后,袁慎出京查案,根據蛛絲馬跡找到了王延姬的藏身之所。

為免打草驚蛇壞了刺殺太子的大計,王延姬用計將袁慎一行誘入深林,不聲不響地圍殲之。

在王延姬家的地堡里,凌不疑利用程少商做的火雷炸塌了密室,舍命救出了袁慎。

地堡塌陷時,王延姬閃避不及,被壓在了落石前,臨死前她交代了謀害太子的計劃。

凌不疑帶領屬下將逆賊一網打盡,和程少商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