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凌不疑在何將軍死后說的2句話,揭開少商退婚樓垚真相

何將軍臨終托孤,情勢所逼

當年何將軍(何昭君的父親)舍命救下了樓太公,樓太公膝下有二子,樓經(也就是樓垚的大伯),樓濟(樓垚的父親)。后來何將軍提出結成兒女親家,就定了樓垚和何昭君。

沒想到樓垚和何昭君二人合不來,經常爭執吵架。加上雍王世子(肖世子)有意接近,何昭君和肖世子越走越近,樓垚一氣之下,與何昭君退了親,然后千里追妻,和少商定了親,連定親宴也辦了。

何昭君和肖世子也順利成親。何將軍以為自己女兒找了個好丈夫,沒想到肖家卻成了他的催命符。

肖家父子舉旗造反,對何將軍巧言令色,卑怯示弱,哄得何將軍放下戒心,疏于防范,好奪下何將軍鎮守的重要城池馮翊。

何將軍雖有輕忽之責,但他勇于彌補,將五個兒子和全部親信都堵了上去,連家小都來不及顧念。當夜先以少數心腹守住了城池,同時調集大隊人馬,次日就合圍了肖氏叛軍,短短三日就全殲了肖賊。

但是,為著盡快滅殺逆賊,何將軍膝下幾個成年的兒子盡皆戰死,他自己也傷重不治,于回都城途中過世了。 何氏一族只留下了何昭君和她年幼的弟弟,皇帝念何氏一族將功補過殉國的忠心,封何昭君為安成君,幼子襲爵,并賜下大量的金銀財寶。

本來這事也算完了,但麻煩的是,何將軍死前留下兩句話,大大算計了皇帝、樓家和程家:

「臣本鄉野莽夫,得逢陛下左右乃畢生之幸,雖死無憾,萬望陛下莫要牽掛。」

「臣膝下只余一雙弱女幼子,女昭君本與樓氏子定親,如今肖逆或誅或擒,前婚已破,盼能重與樓氏結緣。」

這種事皇帝不能直接下旨命令,不然就成慣例了,但樓程兩家可以自行退婚,成全「可憐而忠勇」的何氏一族。

皇帝啥都不管,這可苦了程家和樓家。因為這兩家也并沒犯什麼錯,誰愿意主動低頭去退親呢,一旦退親不就把對方得罪了,萬一影響將來兒女的婚嫁大事,那就更糟了。

何昭君才是真的愛樓垚

整件事情的主角是何昭君、樓垚、少商。既然程樓兩家不肯出面解決,解鈴還需系鈴人, 真正的破局之人是何昭君。

何昭君主動去找了少商和樓垚。

樓垚問何昭君: 「我最不喜歡斗雞,可那年你為了跟人斗氣,硬要我去,我不去你就又哭又鬧。我不得已重金買了一只雄雞,可最后還是輸了,你就怪我丟了你的人,尖酸刻薄的罵我無用。這樣的事,你我從小到大,有多少件。我不明白,你這樣看不上我,為何還要嫁我?」

何昭君渾身顫抖起來: 「我是為了你,他們說你文不成武不就,是樓家最無用的一個,我是想讓你上進,讓你博得名聲!」

可是何昭君不明白,不管樓垚怎麼努力,就是無法名列前茅,只能是普通的中人之才。

只要樓垚做得不如她的意,她就對樓垚吵鬧不休。

現在有很多人在戀愛中也是如此,用我們以為的為對方好,來道德綁架對方,從來不問對方「想不想」、「要不要」,殊不知這種「為你好」,才是傷害對方最深最重的。

何將軍父親去世前,將何昭君叫到跟前,說對不住她,然后重重打了她兩個巴掌,打一掌告訴她一句話。第一句,以后再無人替她擋風遮雨了,以后再有風雨只能她自己頂著了!第二句,將來何家和幼弟就要靠她了!

經歷了家破人亡的何昭君一夜長大,變得柔軟了很多,少了之前的暴戾和高高在上,也知道了曾經自己對樓垚的傷害。

其實,何昭君一直是愛著樓垚的,她只是一個被人寵愛的孩子,卻不知道如何去愛人,只能用自己以為,對對方好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愛。等到她幾乎一無所有的時候,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這代價巨大。

凌不疑一席話醍醐灌頂

何昭君和樓垚解釋了之前的誤會后,帶少商去看她的前夫肖世子斬首。肖世子看著何昭君,以為她是來為自己送行的,還請求他念在之前的夫妻情分上,幫他尋找他失散的姬妾好好照料。

何昭君的幾個哥哥,被肖世子的幾個兄弟,用極其殘忍的方式害死,甚至連她身懷六甲的嫂嫂也不放過,何昭君對肖世子怎麼可能還有情分。

她朝肖世子大吼: 「你幾個兄弟既然都死在亂軍中,我也只能朝你討債了!我實話告訴你,陛下仁慈,原本念在肖家累世顯貴,想給你留個全尸,是我上奏懇請將你梟首的!」

犯錯總要付出代價,肖世子罪有應得。可少商著實被嚇得不輕,滿腦子都是肖世子那血淋淋的頭顱。何昭君帶她來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夠嚇嚇她,讓她看到肖世子的下場后可以自行退親。

可惜少商表面強勢,卻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她反而告訴何昭君:「我不能把阿垚留給你。」

正當兩人陷入僵局的時候,護妻狂魔凌不疑出現了。

他狠狠反擊了何昭君對少商的威嚇,嚴厲警告了她好自為之,并帶少商上了他的馬車。

馬車里,少商以為凌不疑會勸她退婚,還十分嘴硬地說:「我是不會退親的,她自可憐她的,跟我有什麼關系!天下可憐的人多了,我一個個讓的過來麼我!我打定的主意,絕不更改!」

凌不疑卻柔聲道:「你放心,馮翊沒有像滑縣那樣。沒有大批散落出來的亂軍為匪,即便有小股亂兵,何將軍也提前飛騎通知了鄉野縣郡,早早做好了防備。」

「你放心,大家都好好的,沒有滑縣城外那座亂葬崗,你也不用老去荒山坡下祭奠亡魂了。」

凌不疑的2句話,表面上沒有勸少商退婚,卻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第二天,少商就讓程始帶她去樓家退婚了。 她選擇和樓垚成親,不是因為愛他,而是認為她和樓垚合適,他是她可以夠得到的最好的選擇,不然她也不會如此輕易退婚。

她對樓垚說: 「阿垚,我們在滑縣時見過飽受兵禍荼毒的慘狀,見過烏鴉飛舞的亂葬崗,見過哭號無淚的孤兒寡婦,那時你就說,大丈夫立世當庇護百姓周全,才能俯仰無愧天地。你知道嗎,這回馮翊郡的百姓沒有像滑縣那樣,何將軍就是這樣的大丈夫。阿垚,我也覺得很對不住你,我話說的好聽,可是娶何昭君的是你。要是我能替你娶她就好了!」

樓垚被少商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勸服了。他終于明白:他可以不娶何昭君,堅持和少商成親,但是 他們會頂著流言蜚語,愧疚一輩子,就是他們自己,也過不了自己心里那一關,這樣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

寫在最后

《星漢燦爛》的出彩之處在于,它強大的敘事結構,不僅讓主角人物性格飽滿,連每一個小人物的成長都極為立體。

比如何昭君、樓垚他們的成長,是一步一步來的,他們身上有很多缺點,但他們卻在努力變得更好,兩人婚后樓垚如愿被外放,造福一方百姓,還生下了可愛的孩子。不管生活給我們帶來了多少磨難,只要迎難而上,總會有撥云見日的那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