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兩次定親的程姎,嫁給克死三任未婚妻的班嘉多幸運

常冬冬 2022/07/20 檢舉 我要評論

班嘉對程姎一見鐘情,原著里有這樣一段描述:

班嘉直挺挺地站著,秀氣的臉上浮現夢囈般的神情:「少宮,你有沒有聽見外面電閃雷鳴?」

因為班嘉的曾祖父曾經告訴過他,遇到心愛的女子時,會覺得電閃雷鳴。

班家和樓家是姻親。班氏一族的班老侯爺與樓垚過世的祖母是兄妹,因為樓家曾經和程家定過親,班小侯和程少宮年齡相仿,很快就成了好友。

一開始,蕭元漪看班小侯三天兩頭往程家跑,以為是來找程少宮,后來才發現是因為班小侯喜歡上了程姎。

很快這件事程家和班家都知道了,但二人的婚事卻十分坎坷,因為雙方長輩都不贊同。

程姎和班嘉兩情相悅

起初班老侯爺并不滿意程姎,要知道如今班家主支羸弱,就剩下班小侯一根獨苗,正需強有力的妻族扶持,程家顯然還達不到,班老侯爺心中的標準, 程姎的父親程承,更是白身一個,沒有半點功名在身。

可是奈何, 與班小侯定親的三任未婚妻,還沒等到和他成親就死了,因此外界盛傳班小侯克妻。加上班小侯非程姎不娶,拼死抵抗班老侯爺給他安排的親事。

班老侯爺無奈只能退而求其次,請人向程老爹提親,這下輪到程蕭夫婦猶豫了,班家門第再好,也不能拿程姎的性命去冒險啊。

蕭元漪覺得就算以后程姎嫁的門第差一點,也希望她幸福長壽,就告訴程姎,這門婚事還是算了吧。 程姎素來乖順聽話,毫不猶豫地點頭同意,卻連著幾夜在被中悶頭哭泣。

程姎內心十分矛盾,因為一向乖巧聽話的她是不會自己去爭取幸福的。蕭元漪曾經為程姎定過一次親,但是被她堅定地拒絕了,連對方的面都沒見過。

程姎曾經對父親說: 「不但阿母不配回程家來,我也不配好好嫁人過日子!只要倘有一日沒有安定下來,我就留在程家。阿父什麼也別說,您盡管回白鹿山繼續讀書,有我在家里呢,我會好好看家的!」

所以, 一開始面對班小侯的追求,程姎是不為所動的,可是耐不住班小侯的軟磨硬泡,程姎漸漸動心了,但她還是為了照看程家,表面上裝作對班小侯愛搭不理的樣子。

直到程少宮告訴她,班小侯為了爭取婚事,被班老侯爺教訓過無數次。要知道,作為家中獨苗,他打出娘胎就沒被碰過一指頭。

直到那時程姎才明白,班小侯在被逼著定親前,跑來自己窗前哭泣時,是真的無比傷心痛苦;而他為了能娶她,曾經做過多麼大的努力。

所以, 蕭元漪打算回絕親事時,程姎一面告訴自己這樣正好,不用費力當面拒絕班嘉,一面卻沒辦法控制自己,對班小侯的喜歡,哭的十分傷心。她覺得自己很卑劣,堂妹還困在深宮中,無法照顧程家老小,她卻動心思嫁人了。

青蓯夫人及時發現了程姎的不對勁,把這事告訴了蕭元漪,蕭元漪本就對少商心存愧疚,更加不希望再耽誤了程姎的終身幸福,于是滿世界找人去合二人的生辰八字,得出的結論都是 「天作之合」,并且二人的子孫后代中,還會有名垂青史之人。

就算是這樣,兩家定親后,蕭元漪還是提心吊膽,足足觀察了一年,看程姎一直身強力壯百病不侵,才敢開始籌辦婚儀。

程姎是班氏一族唯一的當家主母

蕭元漪曾經對程始說: 「我放心將姎姎嫁入任何人家,姎姎笨雖笨,可本分安穩,我放心將她嫁到任何人家中去的,她不會惹事。說句難聽的,姎姎嫁人后,最壞最壞也不過是受欺負不敢還手,哪天忍不下去了,絕婚回家就是。」

桑氏曾經問丈夫程止:「你希望我們的女兒娓娓,像嫋嫋還是像姎姎?」

程止想了想,嘆道: 「那還是像嫋嫋吧。我寧肯她算計我們,也不愿她像姎姎一樣吃了虧都束手無策。這世上可未必處處有人護著你呀。」

程姎是走了大運,雖然有葛氏這樣陰險刻薄的母親,但卻從來沒有受過她一天的負面影響,從小就在舅母家長大,長大了之后,又有持身公正的蕭元漪教養,成了人人夸贊的大家閨秀。

可是每個人的運氣,都只會有一陣子,不會有一輩子的。倘若她不是嫁到班家,而是嫁到妯娌關系復雜,大房二房勢力暗流涌動的樓家,那還不得被欺負得哭爹喊娘。

班小侯父母早亡,程姎嫁到班家以后,她就是班家唯一的當家主母,沒有復雜的妯娌關系要處理,更沒有令人提心吊膽的婆媳矛盾。

就算程姎的性子軟弱好欺一些,但她畢竟是經過蕭元漪的教養,家里的下人總騎不到她頭上來吧,日常宴會交際也是綽綽有余。 她需要處理的大部分是和丈夫之間的關系,只要她和班小侯不經常吵架斗氣,那日子就是和和美美的。

班嘉

班氏一族將來在朝堂上的發展

我把班氏一族的背景交代放在了最后,是因為皇帝非常重視班家。皇帝常嘆息凌不疑可憐,是霍氏家族僅存的血脈,其實在這件事上和凌不疑一爭高下的,還有班小侯。

班老侯爺也是一位老而彌堅的英雄人物,被前朝皇帝害的家破人亡,兒女盡夭,不過留下五個孫子,各個驍勇善戰。

后來班家投了現在的皇帝后,幾年戰事下來,班氏五虎四死一殘。班家人在戰場上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差,總之一般人遇不上的倒霉事,他家全能遇上。最要命的是,除了班小侯的父親,其余早逝的孫子都未留下子嗣,而活下來的那位班小侯的叔父,還傷在要害處,至今無妻無子。

皇帝本就仁厚,體恤下屬,所以對班家不是一般的優待,有兩次能夠立功,卻又不怎麼危險的任務,皇帝全都讓班小侯參與了。 所以只要班小侯品行過關,他就算沒有什麼大才,就能享受到皇帝對班家的「特別照料」。

如若程姎和班嘉好好教育下一代,或許班家子孫后代真的可以名垂青史。對程姎這樣的出身來說,能遇到一個這樣愛自己的丈夫,這樣背景的夫家,真的是再幸運不過了。

寫在最后

很多人認為,程姎很幸運,但我始終認為她的幸運,跟她自身的努力,有很大的關系。如果不是程姎本身品性足夠好,自己足夠努力,就算她的舅母和蕭元漪再能干,對她的教養再好, 好竹同樣會出歹筍。

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總會給你打開一扇窗。我們無法改變自己的出身,可我們卻可以憑借自己的努力,改變自己的「運氣」。

正如《知否》中所說:一命、二運、三本事,只要占齊兩樣,便可順遂一生。

從來沒有運氣,都是背后的努力,某一天終于發了光。

我是微談說情感,90后全職媽媽,獨立撰稿人,專注書評、影評、娛評,關注我,帶你認識不一樣的人間煙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