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嫁黃貫中8年後,朱茵婚後生活被群嘲?住破房、開舊車、分房睡:才子佳人的硬核浪漫!

前段時間,陳小春、應采兒夫妻倆幸福的婚姻生活讓許多網友羨慕。

很多人看了之後,都紛紛感慨:「能大大方方表達對彼此的包容和愛,才是夫妻本色。」

但也有很多人說,娛樂圈夫妻多是利益捆綁,只在鏡頭前恩愛,有真感情存在的根本是鳳毛麟角。

事實真是如此嗎?未必!

最近我又發現了一對寶藏夫妻——黃貫中和朱茵。

兩個人穩定又低調的婚姻生活,也讓每個看過他們浪漫情史的人,都忍不住磕起了糖:

「這是什麼神仙愛情啊!」

但在此之前,他們卻是港圈最不被人看好的一對,「天仙嫁給窮小子」等唱衰的話語一直不絕于耳。

甚至在結婚後,還因被港媒嘲笑過「窮酸生活」而上了熱搜。

不過,一個港劇女神,一個搖滾樂手。

本應毫無交集的兩個人,是怎麼走到一起,成為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的?

又是為什麼,在婚後還要過著「窮酸」生活呢?

關于他們的故事,還得從各自年輕時說起。

不知道大家身邊有沒有這種女孩,你不用和她有過深交談,光是看著她的笑容,就能知道她出身良好、家庭幸福。

朱茵就是這樣的人。

她出生于小康之家,被父母呵護著長大,上學時人緣極好,女孩子願意和她做朋友,男孩子則總是在下課後搶著送她回家。

可也許正是因為被保護的太好,卻反而容易因缺乏感情經驗受到傷害。

群星璀璨的1991年,朱茵剛滿20歲。

從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她直接被導演陳嘉上選中,出演《翹課威龍2》的女主角,而當時的男主,是業內喜劇大咖周星馳。

兩個正值最好年紀的人,入戲後便沒能走出,開始了一段令周星馳一生都意難忘的戀情。

1995年,導演劉鎮偉籌備拍攝《大話西遊》,並邀請周星馳出演男主角。

他把朱茵也帶進了劇組,向導演保證她可以勝任其中任何一個角色。

劉鎮偉也不含糊,直接拿出劇本讓朱茵選角色,她想了想,越過白骨精、春十三娘、鐵扇公主等人物,一眼看中了紫霞仙子。

當她穿著青衣、一手牽著馬一手拿著銀索金鈴,緩緩從大霧中走來的那一刻,饒是看遍美女的劉鎮偉,也忍不住驚呼:「朱茵就是紫霞仙子本人了!」

有人說,是周星馳成就了朱茵,但他也傷她最深。

在一起的這幾年,她一直是他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不被否定也不被承認。

後來,不知道是因為長期維持地下戀情的無奈與不易,還是周星馳被爆出與莫文蔚的緋聞,他們只在一起短短三年便分道揚鑣了。

記者會現場,有人問起朱茵她和周星馳之間的感情,她只能無奈地淚灑現場:

「他太花心,暫時還不適合談感情,在愛與痛苦的天平上,痛苦的比重太大了。」

此後,朱茵對「周星馳」三個字絕口不提,就算有記者想再聊聊那段感情,她都以「那個人」來代稱。

而周星馳呢?更是對朱茵諱莫如深,過往的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

即使他曾經對劉鎮偉說過想娶她,卻還是在有人提起時匆忙否認:「沒有開始,哪來的分手?」

都說愛一個人,眼神是藏不住的,如果能,就還是不夠愛。

可能年輕時的朱茵並不懂得這個道理。

但後來,她遇到了一個叫黃貫中的男人,和他戀愛、結婚的經歷終于讓她明白: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一定得談地下情。」

和朱茵相比,黃貫中的童年完全可以用「悲慘」二字形容。

他出生在香港一個困頓家庭中,父親是家裡的主要經濟來源,脾氣暴躁,經常對家人揮舞拳頭。

12歲那年,父親因與母親吵架,差點拿刀將她砍傷,心灰意冷、不堪重負的她狠心失婚,留下黃貫中和兩個年幼的弟弟獨自離開家庭。

母親離開後,父親每天早上在桌子上留下十幾塊錢就出門工作。

因為缺乏引導和管教,黃貫中很快性情大變。

他拿著省下的飯錢買煙,帶著弟弟們滿大街亂竄,三天兩頭不回家,抽煙喝酒打架樣樣精通,成了大人眼中的問題少年。

坍塌的童年與少年中,唯一能讓他靜下心來待著的事兒,只有畫畫。

後來,他憑藉過硬的專業水準,考上了香港理工大學平面設計專業後,又學了一手吉他。

從此以後,畫畫和音樂,便成了黃貫中昏暗生活中的光。

1985年,Beyond樂隊的吉他手陳時安突然離開,黃貫中的好友葉世榮便將他拉來救場。

這一拉,也將他拉出了對原生家庭的怨懟與反抗:「是音樂拯救了我,如果沒有碰到音樂,我往後的人生將是何其險峻。」

為了供養夢想,他們白天在公司的格子間上班,晚上穿著來不及換下的西裝,站在舞臺上唱最驚世駭俗的歌,有點傻,又很燃。

漸漸的,Beyond樂隊越來越紅,並于1988年成功簽約了新藝寶唱片公司,一群流浪的孩子終于有了根,也迎來了屬于他們的全盛時代。

樂隊最紅的時候,朱茵剛剛踏入娛樂圈,看似毫無交集的兩個人,其實早在1985年,就迎來了人生的命中註定。

黃貫中21歲時,隨樂隊來到朱茵就讀的香港演藝學院演出,站在臺上的他一眼就看到了台下觀眾席裡漂亮的她,印象深刻。

「好man啊,男人味十足!」這是朱茵對黃貫中的第一印象。

不過那個時候,兩個人都沒能想到,他們後來竟然還會有那麼甜的故事發生。

舞臺與觀眾席上的驚鴻一瞥後,時間一晃就過了10年。

一次,朱茵家的廚房燈壞了,朱媽媽抬頭一看,發現是樓上鄰居家漏水導致,于是她上樓敲門,發現樓上住著的竟是黃貫中。

而黃貫中也吃驚的發現,朱茵就住在自家樓下!

但那個時候,朱茵已經大紅大紫,成了國民女神,他有些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這樣美好的姑娘。

不過,鄰居總是避免不了碰面,但兩個人的關係也只停留在偶爾寒暄上。

直到1998年的某一天,朱茵在自家門口撿到一隻小狗,發現是黃貫中家的後,親自上門送還。

不久後,狗狗再次走丟,她也幫著他尋找,雖然最後還是沒能找到,但兩個人因此熟絡了起來,並成了有很多共同話題可聊的朋友。

關係好了,聯繫自然也變多了。

朱茵發現這個在舞臺上光芒四射的男人,私底下的生活其實特別有規律,沒什麼社交,每天晚出早歸,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做音樂。

朱媽媽是黃貫中的粉絲,時常叫他下來喝湯,但害羞的他總是站在門口喝完就走,從不進門,也不油嘴滑舌,甚至不敢直視朱茵的眼睛。

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實早已經悄悄住進了她心裡。

後來因為打算搬家,怕自己再也見不到她,從來都沉默寡言的黃貫中終于鼓起勇氣,約朱茵一起去看寵物展。

結果剛一出門,就被狗仔拍了。

緋聞鬧得沸沸揚揚,無論怎麼解釋都沒人信他們只是普通朋友,于是彼此暗生好感的兩個人乾脆順水推舟,直接在一起了。

這一次,朱茵不再是誰的「地下情人」,黃貫中在大眾面前坦坦蕩蕩承認自己心悅于她,從不回避鏡頭,眉眼間滿是柔情。

從公開戀愛,到宣佈婚訊,他們長跑13年,卻一直不被人看好。

誇張又刻薄的港媒還用極盡羞辱的字眼,嘲笑朱茵「下嫁」,說他們的家是深山中的殘破村屋。

不過感情篤定的夫妻倆,卻並不在意外界的看法,一個總在念叨「我所有的運氣都用來遇到她了」,一個幸福地說「嫁給他,讓我自覺矜貴」。

而被媒體形容成破屋的房子,也是他們為自己和女兒,打造的一處避世之所。

它位于香港新界大埔區的一個村子裡,周圍草木繁茂、丘陵起伏,環境舒適且優美。

房子一共有三層,外部保留了原本歲月的痕跡,乾淨又古樸。

前院後院是沒有經過精心修建的花園,裡面種滿了花草和果樹,看著有些雜亂,卻有種獨特的野性美。

房子內部算不上多精緻、多有設計感,卻都是按照夫妻倆的喜好和需求佈置的。

黃貫中有一個專門的大空間,用來和朋友們一起玩音樂。

紅色的天花板、綠色的地毯,兩個搭配在一起無比衝突的顏色,卻顯得特別「搖滾」。

舞臺一側還有個休息區,擺放著柔軟的大沙發,一夥人演奏的時候,另一夥人可以癱在上面休息。

一張孔雀藍的大沙發和幾張小板凳,圍繞著亮橘色的兼具茶幾功能的大箱子擺放,背後是一面長長的鏡子,延伸視覺面積。

沙發後,是兩組嵌入式儲物櫃,書籍和唱片全都擺放在上面,隨手拿取特別方便。

沙發一側的淺黃色雙開門上,貼滿了海報,乍一看頗有些隱形門的意思,但當你推開門就會發現,裡面是另一個寶藏天地。

雖然有些雜亂,卻滿滿當當的全是多年來積攢的心愛物件。

順著樓梯往上走,就來到了他們的私密空間,這裡與一樓迥然相異,氛圍古樸又安靜。

在這裡,黃貫中還有另一個自己的天地。

他偶爾會和朱茵分房睡,在這個聯通著臥室、書房和衛生間的空間裡專門搞創作。

書房面積大,佈置卻很簡單,連接著書架的書桌臨窗而設,一抬頭就能看見近在咫尺的森林與高山。

另一個角落裡堆積著美術用品,平時沒演出、不寫歌的時候,他最喜歡待在這裡畫畫。

衛生間做了幹濕分離,濕區面積不大、呈三角結構,剛好放下了嵌入式浴缸。

樓上大露臺沒怎麼佈置,只放了一張躺椅和一個藤編吊椅,閒暇時帶著老婆孩子在這兒曬太陽,舒適又自在。

其實這幾年有了孩子後,黃貫中和朱茵也為了上學和工作,分別在香港和深圳購置了房產,很多時間也在市區住著。

但他們並不在意房子是否奢華,即使賺了很多錢,也依然保持著最樸素、簡潔的裝修,甚至相比不少明星的豪宅,顯得有些「窮酸」。

但日子總歸是過給自己的。

忙時住市區,閒時回到村避世,帶著女兒遛遛狗、爬爬山,過著溫溫吞吞、不緊不慢的生活。

不被任何人打擾,不用追名逐利,做一對時而忙碌、時而泯然于世的神仙眷侶,似乎也很不錯。

如今娛樂圈如此荒誕,出軌、分手、失婚的新聞層出不窮,朱茵和黃貫中十幾年如一日的感情,反而顯得彌足珍貴。

互相扶持、彼此信任、簡簡單單,最美好的人生,也不過如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