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看懂程止娶桑氏的真相,才知少商為何會和袁慎退婚

袁慎讓少商替他的恩師皇甫儀,給少商的叔母桑氏帶話,從此就開始了二人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糾纏。袁慎甚至還成為了少商的第二任未婚夫。

少商曾經問過自己的叔母,皇甫儀到底為什麼一直纏著她不放?桑氏一直避而不談。的確,這段感情經歷對一個女人來說,太痛苦了,哪怕桑氏已經愛上了程止,并不代表她能原諒一個曾經這樣傷害過她的男人。

桑氏和皇甫儀的感情糾葛

桑氏和皇甫儀自幼就在家族長輩安排下定了親。皇甫儀家世地位顯赫,才學出眾。可謂是天之驕子。桑氏是白鹿山山主之女,而白鹿山是天下眾多學子,擠破頭也要去讀書的地方。那里培養了不少才學出眾的人才,實力相當于現代的清華北大,兩人也可算是門當戶對,天作之合。

但在皇甫儀十七歲那年,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他族中叔伯在朝堂上指罵前皇帝暴政(后來劇中的皇帝推翻了前皇帝),一夕之間,公子族中所有成年男子俱身首異處,只留下一屋老弱婦孺。皇甫儀因在恩師山中讀書逃過一劫,之后也只得遠遁他鄉。

皇甫儀家世已敗,于是桑氏家中親長,便紛紛勸說退婚避災,這一年,她才十四歲。但無論是老父責打,老母哭求, 桑氏卻堅決不退婚。

她一個小小女子,還要一力承擔起照顧皇甫儀遺族的重責。皇甫儀的府邸莊園被地方上的惡霸占了,孤寡弱兒的吃穿用度,都是桑氏從各處周濟來的。她這一等,就是七年。

等到前皇帝暴政被推翻,皇甫儀經過七年游歷名聲大噪時,他卻跟自己父親護衛的女兒糾纏不清。

皇甫儀極度自負和清高。

他認為父親的護衛,為了保護自己而送命,自己萬不能辜負他臨終所托,照顧他的女兒,結果這一照顧,護衛的女兒就待在他身邊,死活不肯走,到最后反而成了她照顧皇甫儀,就這樣過了兩年,前皇帝的暴政被推翻。皇甫儀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地回鄉,向桑氏提親。

就在他啟程回鄉的那天,護衛的女兒服毒自盡了,皇甫儀為了送她及時去名醫處醫治,來不及去參加桑氏父親的壽宴,錯過了之前答應桑氏,在她的父親壽宴上,向桑氏父親確定婚期的最佳時期。

無論皇甫儀怎麼解釋,眾人怎麼勸阻,桑氏堅決要退婚。

皇甫儀將桑氏對她所有的付出,當做理所應當。他覺得未婚妻等自己這麼多年是應該的;他覺得未婚妻一定可以原諒自己,將護衛的女兒帶在身邊;他覺得未婚妻替自己照看族親太正常了。

可是,這七年來,皇甫儀又為桑氏做了什麼?哪怕倒杯水,或是一起吃頓飯。

網上有個提問:「是什麼時候你開始下定決心,放棄一段婚姻的?」最讓人共鳴的回答是:「不是苦難,也不是波折,甚至不是出軌,而是當這段感情給予的能量,遠低于對你的消耗時。」

桑氏要的從來不是皇甫儀的家世地位,不過是希望他能用真心以待。皇甫儀不但什麼也沒給她,還一直在消耗她對他的情意。

成年人最大的自律,就是懂得在感情里及時止損。

所以桑氏和皇甫儀退婚不久后,桑氏就自己向程止提了親,白鹿山學子眾多,喜歡她的人也不少,她最終挑了看起來順眼的程止,最重要的是她知道程止一直暗戀她,并且以真心待之。一開始桑氏打算和程止相敬如賓,沒想到經年累月的相處中,桑氏真的愛上了程止。

而另外一邊,皇甫儀真的娶了護衛的女兒。口口聲聲說不在乎她,一心一意只愛桑氏的皇甫儀, 多可笑

弗洛尹德說:成熟的愛,是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不成熟的愛,是我需要你,所以我愛你。

程止是前者,而皇甫儀是后者。

關鍵是 皇甫儀直到妻子過世,也不明白當年桑氏堅決要退婚的原因,一直糾纏著已經不可能和他再續前緣的桑氏,多可憐。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 越是在意什麼,就越會被什麼折磨。這便是上天對皇甫儀的懲罰。

少商退婚袁慎

原著里少商是穿越而來的。她的前世叫俞采玲,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大學,跟室友一起旅行時,不小心受傷而穿越過來的。而她的前世父母自小離異,從小就跟著祖父祖母,寄宿在大伯母大伯父家長大。由于缺乏管教,差點就長成了在村鎮上無惡不作的小太妹。

心理學家諾費奧做過一個調查,他發現父母不恩愛的家庭,子女婚姻失敗率是恩愛家庭的三倍,子女出現心理問題,是恩愛家庭的五倍。

諾費奧說: 「父母恩愛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因為父母的相處模式,是孩子最開始了解婚姻的入口。」

原生家庭的影響,加上突然穿越到一個自己毫不熟悉的地方,少商活得矛盾又割裂。

她在程府表面上看起來張牙舞爪,恩怨分明,有仇必報,誰也欺負不了她,實際上她的內心極度自卑,沒有安全感,對人、事、物的看法極度悲觀。她認為自己無法依靠任何人,凡事只能靠自己,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和家人。

這大大影響了她的擇偶觀。一開始,她覺得主動向她提親的樓垚,已經是她丈夫的最好人選了,可沒想到陰差陽錯和樓垚退了親,成為了凌不疑的未婚妻,然后又和凌不疑退了親,成為了袁慎的未婚妻,跌跌撞撞一番后,又和袁慎退了親,最終和凌不疑白首不離。 你以為的陰差陽錯,其實是命中注定。

她和樓垚退婚,是因為情勢所迫,逼不得已。但是,對袁慎和凌不疑,她是可以自己自由選擇的。但她最終和袁慎退婚了。

袁慎為什麼最后會輸給凌不疑?

袁慎,世家大族之后,師出白鹿山,并且是家族最受皇帝器重的青年才俊,將來很有可能入閣拜相。在家世和身份上,并不遜色于皇帝養子凌不疑。和凌不疑一樣,同樣是20多歲,還沒有娶妻。

袁慎不相信愛情。這跟他父母搭伙過日子的婚姻有極大關系。他的父親年輕時愛上了江湖俠女,而他的母親梁氏一開始,更是嫁給了他的叔父,并且深愛他的叔父,可是他的叔父由于戰亂死了。

而袁慎的父親是唯一能支持家族的血脈,彼時袁氏和梁氏家族凋零,雙方為了家族興盛,袁慎的父母不得不成親,生下了獨子袁慎。實際二人各自心有所屬,貌合神離。受父母的影響, 袁慎覺得夫妻間只要相敬如賓就好。

而且他從小的志向,便是入閣拜相。在他心里,妻子是要能輔助他成就這個愿望的人。所以這個人可以是少商,也可以是其他人。所以面對凌不疑,對少商的真心,他退卻了。

少商并不愛樓垚和袁慎,她深愛的人一直是凌不疑,而凌不疑為了家族恩怨,曾經放開過她的手,但很快發現自己傷少商有多深,就算少商最后無法原諒他,也會一直默默守護她。

而少商在經歷了一系列折磨和痛苦后,終于可以和周圍的人和解,和自己自恰,明白了自己是值得被別人愛的,也可以愛上更好的人。她終于釋出了自己的真心,也接納了凌不疑的真心。

寫在最后

袁慎和皇甫儀在感情中,其實是一類人,他們愛上一個人之前,會先權衡利弊,看這個人是不是值得自己愛,再決定要不要愛他。如果另一半,也是這樣的人,二人也可以相敬如賓一輩子。但如果不是,婚姻生活就是一地雞毛,怨懟橫生。

而少商、凌不疑、桑氏、程止,他們愛上一個人,那就是愛了。哪怕遍體鱗傷,飛蛾撲火,總要去試一試。就算不合適,也不會苦苦糾纏,會站在一邊默默地祝福對方。

一個很好的愛人,真的能減輕一半的人間疾苦。所以,不要急著以身相許,先擦了眼睛看看;不要死守一份愛情,這世上很少有你若不離,我必不棄的感情,大部分都是半路失蹤;不要在婚姻里過度付出,這不是自私,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最起碼,離別時,不會那麼痛苦。

不用著急,也不用害怕孤單,我們總會遇到對的人。當你遇到對的人,曾經以為的懸殊身份而造成的鴻溝,只要抬起腳,就可以輕松跨越。真遇到那個人的時候,他甚至舍不得你抬腳,會代替你跨出那一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