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凌不疑霸氣護妻,蕭主任直接措手不及

「嫋嫋聽你母親的話,你現在剛沒了門好親事,要看著比死了全家的何昭君還凄涼,好在你生的這幅樣子,打扮素凈些就很像那麼回事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老程家一家人其實骨子里都是有點戲精屬性的。

嫋嫋自帶小白花氣質,程母要死要活的做戲的樣子簡直可以去出道,而程將軍居然可以克住這樣的老母親。雖然程將軍是個好父親,但是她還是清楚女兒戲精的本質。畢竟全家都是。

程少商早上和樓家退親,誰曾想回家吃個飯的功夫,就被陛下直接賜婚了。這速度實在是有點迫不及待啊。

蕭夫人道:「我可跟你說,接下來的日子,不論誰來提親都給我穩住了,別跟對樓家似的,急赤白臉就答應了,跟三輩子沒見過提親似的。」

「別胡說。」蕭夫人道,「剛和樓家退親呢,總得等上兩個月緩一緩,火急火燎的倒顯得我們早有備選郎婿了。至于人選嘛……我倒更愿意是袁善見……」

蕭主任沒有一個說得準,她本來計劃的好好的,結果卻碰上凌不疑這種不按常規套路出牌的。

圣上知道凌不疑喜歡的小姑娘和樓家訂婚后,就十分的惋惜。當初他想要亂點鴛鴦譜,想讓裕昌郡主嫁給凌不疑。結果凌不疑直接去了邊關。

而如今好不容易喜歡上的姑娘,還名花有主了。所以程少商和樓垚退婚后,最高興的除了凌不疑,就應該是皇帝了吧。

「五殿下不用想了。」凌不疑冷冷的看向五皇子,「她又有親事了。」

「啊?」五殿下驚道,「她今日不是剛和樓氏退親麼?」

「正是。」凌不疑淡淡道,「是以,我就可以娶她了。」

皇帝召見程少商進宮,席間遭到了五公主的欺負。五公主想要為王姈出氣,故意踢飛程少商的鞋子。結果卻被凌不疑英雄救美。

皇帝親熱的攬著他的胳膊:「子晟不到十歲就養在朕跟前了,與朕親子無異,今日朕就暫代父職為他向卿提親,程卿意下如何呀?!」話雖是在問,但皇帝的聲音情感豐沛如泉。

聽到凌不疑的話,皇帝當場向程將軍求親。這速度真的是坐火箭都追不上。

程將軍還沒有緩和過來,萬松柏抓著程將軍讓他趕緊答應。這可是都城女子夢寐以求的對象啊。

聽到凌不疑喜歡程少商的消息后,在場的小女孩都震驚了。王姈,裕昌郡主,五公主猝不及防的失戀了。

環顧四周,站在門口的五公主和王姈咬牙切齒,神情兇煞的要吃人;踉蹌著倒在座位上的四公主和裕昌郡主神色哀怨——女人的心思還好猜,無非就是看得見吃不著而已。

凌不疑的舉動直接讓蕭主任和程將軍促手不及,這才剛剛退婚啊。蕭主任以為先來求婚的會是袁善見呢。

因為凌不疑的迅速,袁慎后來整整追了程少商五年。

這是一樁令人疲憊的婚事,程家三口在馬車上一路相對無言,不知從何說起——程老爹臉色迷茫,緊緊攥著袖口,好似剛被登徒子吃了麻辣豆腐;蕭主任神色肅穆,充滿了主持追悼會般的儀式感。少商則像只小老鼠般窸窸窣窣的啃著手中的糕點。

而程家知道這一消息后,唯一能鎮定的只有青蓯和姎姎。青蓯是因為老成,見多識廣。而姎姎則是因為沒把凌不疑當回事,她不清楚凌不疑到底有多受追捧。

蕭主任曾經嫌棄樓家的規矩多,人多。凌不疑家倒是人少,但是關系過于混亂。

用戶評論